五一期間,方清平和付強這對老搭檔將在北京解放軍歌劇院舉辦相聲專場。4月初,這對發小兒做客京華茶館,暢談青蔥歲月。方清平回憶,他們剛出道那會兒,趕上了搖滾、霹靂舞當道的激情年代,在氣功團、KTV歌廳都說過相聲,讓他一度離開舞臺轉向幕後。付強則把這次演出稱作“破鏡重圓”,兩人還將邀請師父李金斗助陣合作新段子。
  京華時報記者田超
  □年少經歷
  第一次登臺搭班氣功團
  2011年,方清平在央視第五屆相聲大賽表演的一段《幸福童年》一炮而紅,那張看似永遠無表情的臉也被全國觀眾記住。問及真實的童年記憶是什麼樣,方清平說:“我的童年回憶起來其實很不幸福,我住在西直門地鐵附近,那時是城鄉接合部,住的都是大雜院。童年真沒感覺到什麼幸福,倒是也有開心的時候,就是跟小伙伴瞎玩,周圍還都是墳地。”
  付強跟方清平是發小兒,他說自己出身跟方清平比要“高貴”一些,“我出生在鼓樓的草場衚衕,那時屬於市中心啊。”到了小學三年級,付強和方清平前後腳兒找到菜市口的李春華學習相聲,也就成了搭檔。方清平說:“那時不像現在,什麼娛樂活動也沒有,在家就是聽收音機,幾乎都是相聲,就慢慢喜歡上了。”最早是方清平捧哏、付強逗哏,一直到十七八歲才換過來。“李金斗老師建議我倆捧逗關係換一下,他覺得舞臺畫面不協調,不好看。”
  回憶起第一次登臺經歷,方清平直言都是負能量,“第一次登臺是跟著一個氣功團,有頭撞石碑的、有手上纏蛇的,最後加了我們一段相聲。我們剛說了一半,觀眾就沖我們打手勢,示意我們下臺,換氣功。”方清平感慨,自己第一次登臺時氣功正流行,“大家都想看氣功,哪有想聽相聲的。”
  □分道揚鑣
  那時需要有激情的節目
  “上世紀90年代需要的是激情四射的節目,搖滾、霹靂舞火,那時的相聲也講究化個妝、抱個吉他上臺。我那時表演就是比較冷的,比較木訥的。”方清平覺得,他和付強出道兒那會兒,恰逢激情歲月,憑藉自己這張無表情的臉是不能靠說相聲活著了。“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相聲一直延續了馬季、薑昆的風格,全國的相聲演員都一個風格。這樣一直下去觀眾會喜歡嗎?但也找不著新的辦法,後來郭德綱找著了,這就是後話了。”
  方清平喜歡的是馬三立先生的傳統相聲,跟當時的環境很不合拍,自己在臺上站著也彆扭。付強回憶,到了90年代後期,方清平在臺上成了隱形人。“他到了臺上鞠個躬,我就開始說,我說完了,他再鞠個躬就下臺了。他演出前還愛喝酒,我真怕他在臺上睡著了。”有次兩人在臺上說相聲,在不遠處有個小孩一直拿著一把槍瞄著方清平,“雖然是水槍吧,那他心裡也害怕,他走到哪兒,那個小孩的槍就指到哪兒。”
  後來,兩人還在KTV歌廳說過相聲,狀態可想而知。還有一次去外地演出,因為當地演出商冒用了馬季的名聲,使得兩人差點被觀眾追打。方清平說:“我還不如去幕後寫點本子,寫點電視劇,還能有口飯吃。”之後十年,方清平遠離相聲舞臺,跟著廉春明寫了《小房東》《閑人馬大姐》等情景電視劇,日子過得也還不錯。
  兩人分道揚鑣的這段時間,問付強是怎麼挺過來的,他笑著說:“他就不管我了,兩人過得好好的日子,他就不過了,這誰能受得了啊。搭檔沒了,我就逮住誰跟誰唄。”不過,付強稱自己心裡是理解方清平的,“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,家裡的茶杯把要衝南放著,就得永遠朝南,他覺得我們倆的相聲沒有創新了,應該靜下來回回爐了。”
  □重返舞臺
  3萬元本子逗樂天津觀眾
  “我學藝的時候是真喜歡相聲,後來當職業演員就再也喜歡不起來了,成了養家糊口的工具。”方清平稱,自己離開舞臺十年,對相聲一點兒癮都沒有,“我那時寫個情景劇本也八九千塊錢,沒想過回到舞臺的事兒。”
  時間到了2008年,天津舉辦了一場相聲拍賣,方清平報名參加卻遇上難題。“當時我那個段子寫出來沒人能演,那次拍賣有規定,段子有人演才給錢。我可能是情景劇寫多了,那個段子寫的像小說,都是敘述的東西,找不到人捧哏,我就自己編成了單口相聲。”這一演就把天津的觀眾給逗樂了,那個本子拍了3萬塊錢。“可是主辦方又要求得兩個人演才給錢,我就找了付強去搭檔演。”
  付強覺得這既是時勢造英雄,也是方清平多年的積累所得,“那天是在天津的大劇場,整個劇場都爆棚了。說實話,天津觀眾比北京觀眾挑剔,觀眾都聽油了。其實,他也是很現實的人,要不給這3萬塊錢,他也就不演了。”這次演出也讓臺下的李金斗感到意外,“我師父都樂了,他也鼓勵方清平應該再回來試試。”
  有了師父和師弟的鼓勵,還有那3萬塊錢帶來的信心,方清平決定再回來試試。2011年北京電視臺春晚,方清平表演的《北京的我》喜感十足,獲得了全國春晚節目語言類優秀獎。2011年末,方清平又獲得了北京喜劇幽默大賽一等獎。2012年,方清平擔當京味脫口秀欄目《脫口而出》主持人,也有觀眾稱他是“青門海派”。
  □破鏡重圓
  五一辦專場邀李金斗助陣
  方清平走紅後,成了北京台最熟悉的面孔之一,兩年多的時間里《脫口而出》節目反覆播出。為何離開北京台遠赴貴州衛視,是不是被封殺了?方清平說:“是我自己把自己給封殺了。兩年反反覆復地錄節目,我腦子裡一點創作的欲望都沒了。就是站在那說,而且觀眾也不滿意。過段時間觀眾就該罵你了,還有網友編了個段子說,於謙的愛好,郭德綱的嘴,方清平的段子最他媽水。也有人說我是一段走天涯。”
  也有朋友勸方清平,“趁著觀眾沒特別煩你的時候,自己退下來吧。”之後,方清平與貴州衛視合作了《非常歡樂》,他和白凱南一冷一熱的混搭脫口秀節目。在4月10日晚播出的《非常歡樂:鄉村非主流》中,方清平一身時尚裝束,化身韓劇《來自星星的你》中的都教授,白凱南則扮演《鄉村愛情》中的趙四,兩人洋相百出。問到這種風格的轉變心裡舒服嗎,是不是一種妥協?方清平說:“肯定不如原來我一個人站那說舒服,相聲圈畢竟太小,風格要不變的話,就只能局限在京津這些地方。”
  在5月1日、2日晚,“付強方清平、包袱抖不停”相聲晚會將在解放軍歌劇院上演,付強把這稱作是破鏡重圓,兩人近期也在全力準備。關於演出的看點,付強說:“別的不敢說,肯定是觀眾原來沒聽過的段子,包括我和方清平的作品,還有我們跟師父李金斗三人的作品,都是第一次見觀眾。要是觀眾站起來說,這個段子我聽過,那我們給你退票。”方清平補充說:“新到什麼程度?這麼跟你說吧,有一段還沒寫完呢,就是我自己的一段新的單口相聲,還有師徒三人的新版《扒馬褂》,也是新創作的。”
  ■茶博士札記
  身患痛風左手簽名
  方清平愛喝酒,年輕時候上臺前也抱著二鍋頭,後來覺得抱著酒瓶子讓人家看著不好,就把二鍋頭放在雪碧的瓶子里。看到休息室放著30斤裝的五糧液原漿大酒缸,方清平說:“現在酒是喝不了了,已經得痛風了,手都寫不了字了。”在給我們寫祝福語時,方清平讓付強先寫好,他用左手費勁地簽上名字。
  茶博士謝語  (原標題:出道時遇激情歲月現在火是時來運轉)
創作者介紹

Victoria

zzbztalsfc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